新聞中心
07/14
2020

證券時報|神州控股高位授出購股權,設高增目標彰顯發展信心

港交所公告顯示,7月13日晚間,神州數碼控股有限公司(簡稱:神州控股;股票代碼:00861.HK)連發兩份授出購股權公告,向公司董事、管理層及核心人員授出共計108,900,000份購股權。

授出購股權本是很常見的股權激勵行為,然而神州控股此次卻格外不同。首先是行權價,此次授出購股權的行權價為每股6.60元。與其他公司往往在股價低位授出購股權不同,神州控股此次6.60元的行權價,是其股價近三年來的最高收盤價。而且資料顯示,神州控股自今年3月發佈2019年度財報以來,股價已累漲逾100%。

以如此高的行權價進行股權激勵,管理層對公司的信心可見一斑。如果只是高行權價,倒也不是這麼值得一提。此次設定的行使購股權條件更加值得注意。

公告顯示,購股權的行使須達成相應的業績條件。當2020年度經審核除稅淨利潤(在扣除以股份為基礎的開支前) 扣減非控股權益應占除稅淨利潤後達港幣5 億元或以上的情況下,才能行使此次授予的三分之一購股權;當2021年度上述數值達到港幣8億元或以上時,才能行使另外三分之一購股權;當2022年度上述數值達到港幣12億元或以上時,才能行使最後三分之一購股權。

高行權價加高盈利指標條件,在公司股權激勵中較為少見,那麼神州控股敢這麼制定目標的底氣從何而來呢?

資料顯示,就在此次公告發佈的前一天,神州控股發佈了一份正面盈利預告,根據對公司相關未經審核綜合管理帳目之初步審閱,公司預期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6個月錄得歸屬于本公司股東權益之利潤高於港幣2億元,同比大幅增長高於757倍。

同比大增高於757倍,可以說是刷新了一般人的認知。那麼神州控股過去幾年的業績如何呢?資料顯示,2018年神州控股整體業務錄得營業額約港幣152.54億元,母公司股東應占溢利約港幣1.50億元,扣非後同比增長97.80%。2019年神州控股整體業務錄得營業額約港幣177.27億元,母公司股東應占溢利約港幣3.02億元,同比大增約101.78%。可見,神州控股制定的高盈利指標並非沒有依據,公司利潤已經連年成倍增長,每次都超出預期,勢能已經形成且臨近爆發。所以,此次制定的未來三年每年利潤大增50%-60%的指標,勢必亦將超額完成,並可能實現質的飛躍。

市場環境方面,神州控股智慧城市業務在疫情期間基於燕雲DaaS等硬核技術協助多地政府積極抗疫,贏得政府及社會的充分信任,並在國家加快發展“新基建”政策下,得到地方和中央政府的支持。神州控股旗下智慧產業鏈業務,隨著疫情期間網購需求增加而大幅上升,依託“供應鏈+大數據+人工智慧物聯網(AIoT)”核心戰略,運營效率有了明顯提升,逆勢推動了智慧產業鏈業務的急增。

可以說,作為掌握眾多為“新基建”和工業互聯網發展提供關鍵技術支撐的“硬核科技”企業代表,神州控股占盡天時地利人和,其業績和股價的持續大增可以預見。

遼寧省遼陽縣“智慧農村6+1管理服務平台”
國內首個智慧農村核心系統,其創新的管理模式被中組部作為內部學習推介的標桿 。平台提供多服務端和全方位應用,涵蓋了組織部、紀委、政法、民政、農業等多個體系,實現了農村基層管理標淮化、協同化、流程化,在基層管理工作中發揮了重大作用,密切了黨群、幹群關系,打通了服務群眾的“最後一公裏”。 國內首個智慧農村核心系統,其創新的管理模式被中組部作為內部學習推介的標桿 。平台提供多服務端和全方位應用,涵蓋了組織部、紀委、政法、民政、農業等多個體系,實現了農村基層管理標淮化、協同化、流程化,在基層管理工作中發揮了重大作用,密切了黨群、幹群關系,打通了服務群眾的“最後一公裏”。 國內首個智慧農村核心系統,其創新的管理模式被中組部作為內部學習推介的標桿 。平台提供多服務端和全方位應用,涵蓋了組織部、紀委、政法、民政、農業等多個體系,實現了農村基層管理標淮化、協同化、流程化,在基層管理工作中發揮了重大作用,密切了黨群、幹群關系,打通了服務群眾的“最後一公裏”。 國內首個智慧農村核心系統,其創新的管理模式被中組部作為內部學習推介的標桿 。平台提供多服務端和全方位應用,涵蓋了組織部、紀委、政法、民政、農業等多個體系,實現了農村基層管理標淮化、協同化、流程化,在基層管理工作中發揮了重大作用,密切了黨群、幹群關系,打通了服務群眾的“最後一公裏”。 國內首個智慧農村核心系統,其創新的管理模式被中組部作為內部學習推介的標桿 。平台提供多服務端和全方位應用,涵蓋了組織部、紀委、政法、民政、農業等多個體系,實現了農村基層管理標淮化、協同化、流程化,在基層管理工作中發揮了重大作用,密切了黨群、幹群關系,打通了服務群眾的“最後一公裏”。 國內首個智慧農村核心系統,其創新的管理模式被中組部作為內部學習推介的標桿 。平台提供多服務端和全方位應用,涵蓋了組織部、紀委、政法、民政、農業等多個體系,實現了農村基層管理標淮化、協同化、流程化,在基層管理工作中發揮了重大作用,密切了黨群、幹群關系,打通了服務群眾的“最後一公裏”。 國內首個智慧農村核心系統,其創新的管理模式被中組部作為內部學習推介的標桿 。平台提供多服務端和全方位應用,涵蓋了組織部、紀委、政法、民政、農業等多個體系,實現了農村基層管理標淮化、協同化、流程化,在基層管理工作中發揮了重大作用,密切了黨群、幹群關系,打通了服務群眾的“最後一公裏”。 國內首個智慧農村核心系統,其創新的管理模式被中組部作為內部學習推介的標桿 。平台提供多服務端和全方位應用,涵蓋了組織部、紀委、政法、民政、農業等多個體系,實現了農村基層管理標淮化、協同化、流程化,在基層管理工作中發揮了重大作用,密切了黨群、幹群關系,打通了服務群眾的“最後一公裏”。 國內首個智慧農村核心系統,其創新的管理模式被中組部作為內部學習推介的標桿 。平台提供多服務端和全方位應用,涵蓋了組織部、紀委、政法、民政、農業等多個體系,實現了農村基層管理標淮化、協同化、流程化,在基層管理工作中發揮了重大作用,密切了黨群、幹群關系,打通了服務群眾的“最後一公裏”。